首页 蒙特卡罗期权 经商种田 穿书后我成了首辅的心尖宠
展开

穿书后我成了首辅的心尖宠 冰糖味可乐 著

连载中 公众 VIP 蒙特卡罗期权经商种田

36.22万字| 295总收藏

【全文免费】宋绵绵刚穿书就喜提和离书一份。
为了避免重蹈剧情的覆辙,她当即抱住男主大腿。
指天为誓,死不和离!
谢渊:呵呵。
可后来——
首辅大人:我家娘子胆子小,打雷都怕,怎么可能动手打你?一定是你们碰瓷!
首辅大人:我家娘子善良,鸡都不敢杀,怎么可能提刀砍人?一定是你们污蔑!
首辅大人:我家娘子……
众人无语:大人,您夫人文能赚钱当首富,武能拳打镇关西,您是不是对胆子小有什么误解?
首辅大人:……
他反手就将某个想逃的小东西拽入怀里,“娘子,你自己说的,死也不和离。”

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

作品互动区

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,送个礼物~!

推荐票本周票数

47

排名18

投推荐票

月票本月票数

我的迷妹等级
本书迷妹动态
  • 502465263投了1张推荐票
  • 橙几何时投了2张推荐票
  • 469991150投了2张推荐票
  • 恩静投了4张推荐票
  • 恩静投了4张推荐票

作品讨论区

0/25字

0/2000字

签约

冰糖味可乐

  • 作品总数

    1

  • 累计字数

    36.22万

  • 创作天数

    103

更多迷妹周榜

  • 1

    言吧书友15685621237389116

    766 迷妹值

  • 2

    童话屋33

    432 迷妹值

  • 3

    田田妈咪

    169 迷妹值

更多迷妹总榜

  • 1

    GuoHongQin

    967 迷妹值

  • 2

    言吧书友15336246684305812

    967 迷妹值

  • 3

    言吧书友15060043940017108

    967 迷妹值

  • 4

    言吧书友15655235124126304

    909
  • 5

    言吧书友16407407874096622

    900
  • 6

    言吧书友15840195412736745

    877
  • 7

    言吧书友14962961898473908

    877
  • 8

    a2933

    867
  • 9

    啊飘飘飘飘

    860
  • 10

    469991150

    841

同类推荐

  •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

    千桦尽落

    前世,镇国公府,一朝倾塌灰飞烟灭。此生,嫡长女白卿言重生一世,绝不让白家再步前世后尘。白家男儿已死,大都城再无白家立锥之地?大魏国富商萧容衍道:百年将门镇国公府白家,从不出废物,女儿家也不例外。后来……白家大姑娘,是一代战神,成就不败神话。白家二姑娘,是朝堂新贵忠勇侯府手段了得的当家主母。白家三姑娘,是天下第二富商,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商界翘楚。·白卿言感念萧容衍上辈子曾帮她数次,暗中送了几次消息。

  • 太子入戏之后

    暗香

    重生前商君衍看苏辛夷:卑鄙无耻,阴险狡诈,心狠手辣,做梦都想休妻。重生后商君衍看苏辛夷:人美心善,光明磊落,心怀大义,做梦都想娶她。重生前苏辛夷看商君衍:宽仁敦厚,稳重可靠,端方君子,可嫁。重生后苏辛夷看商君衍:小心眼,装逼犯,真小人,死也不嫁。上辈子的苏辛夷活得不容易,从乡下小村姑一跃成为京都齐国公府四房唯一的女儿,她战战兢兢,小心翼翼。齐国公府其他三房觊觎四房产业,将认祖归宗的她视为眼中钉肉中

  • 软软娇妻驭恶夫

    红妆为君画

    恶霸宋彪,是十里八乡人人提之色变的混账无赖。“小娘子,等着老子去下聘娶你。”颜卿,是举人家贤惠淑良的姑娘,不管是模样还是性子,谁见了都要夸上一声好。却是被这个宋恶霸盯上了,眼看着是羔羊入虎口,怕是要被吃得骨头渣都不剩。颜小娘子抬起眼,水盈盈的凤眼迎上男人一张黢黑大糙脸,“好。”

  • 嫁皇叔

    暗香

    顾清仪糟心的高光时刻说来就来。未婚夫高调退婚踩着她的脸高抬心上人才女之名不说,还给她倒扣一顶草包美人的帽子在头上,简直无耻至极。请了权高位重的皇叔见证两家退婚事宜,没想到退婚完毕转头皇叔就上门求娶。顾清仪:“啊!!!”定亲后,顾清仪“养病”回鹘州老家,皇叔一路护送,惠康闺秀无不羡慕。就顾清仪那草包,如何能得皇叔这般对待!后来,大家发现皇叔的小未婚妻改良粮种大丰收,收留流民增加人口战力瞬间增强,还会

  •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

    温轻

    顾淮之救驾遇刺,死里脱险后染上恶疾。梦中有女子的嗓音怯怯唤着淮郎。此等魔怔之事愈发频繁。顾淮之的脸也一天比一天黑。直到花朝节上,阮家姑娘不慎将墨汁洒在他的外袍上,闯祸后小脸煞白,战战兢兢:“请世子安。”轻软甜腻的嗓音,与梦境如出一辙。他神色一怔,夜夜声音带来的烦躁在此刻终于找到突破口,他捏起女子白如玉的下巴,冷淡一笑:“阮姑娘?”……